这款针对所有复发卵巢癌的靶向药,对国内患者意义重大!
菠萝因子 · 2018/12/13
昨晚传出重磅新闻,中国再鼎医药的PARP抑制剂尼拉帕利(Niraparib,商品名“则乐”)已经向中国药监局递交了上市申请,用于复发卵巢癌的维持治疗,这是一个会在本土生产的1.1类新药。


本文转载自“菠萝因子”。

PARP抑制剂是最近很热门的靶向药物,美国最近已经有三个此类药物上市,尼拉帕利是2017年3月在美国上市获批的,今年10月,刚刚在香港获批,现在大陆患者离这个新药终于又近了一步,希望大家很快就无需到海外购了。

从问世以来,它一直备受瞩目,主要因为临床试验数据创下许多记录。今天就借这个机会,介绍一下尼拉帕利的主要特点。

(一)

对临床使用而言,尼拉帕利有三个挺明显的优点:

• 适应症广,无需提前做BRCA基因检测。

• 一天只需要服用一次,很方便。

• 其药物-药物相互作用(Drug-Drug Interaction,DDI)指数低,不太会和其它药物互相干扰。

先谈第一点。

尼拉帕利是全球第一个被批准用于所有铂敏感复发的卵巢癌患者的PARP抑制剂。这是因为临床试验中,无论患者有BRCA突变,还是没有BRCA突变,都能获益。


尼拉帕利针对所有晚期铂敏感复发卵巢癌的三期临床数据,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每日口服尼拉帕利一次,gBRCA突变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从传统的5.5个月一下子延长到21个月,几乎变成4倍!


“无进展生存”是癌症临床试验最常用的指标之一,描述的是患者有效控制肿瘤的时间,这段时间内,肿瘤可能是缩小,也可能是没变,总之,没有恶化。

有趣的是,虽然最初大家是被尼拉帕利在BRCA突变卵巢癌的数据惊艳到了,但美国FDA最终批准尼拉帕利的使用范围却是“所有铂敏感复发的卵巢癌患者”。

因为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即使没有BRCA突变患者也能受益!

没有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使用尼拉帕利也能显著延长无进展生存期。试验中,这些患者用尼拉帕利的数据是9.3个月,而对照组只是3.9个月,延长了近6个多月。


为什么没有BRCA突变患者也能获益?其中的生物学原理并不完全清楚,但应该和参与临床试验的卵巢癌患者属于铂敏感的亚型有关,今天就不展开了。

对一个新药而言,和疗效同等重要的是副作用。

试验中,尼拉帕利不仅疗效好,而且副作用比较小,这就意味着病人高质量的生活时间被延长。

生活质量,和生存时间同等重要。

(二)

尼拉帕利的第二个特点是体内半衰期比较长,一天服用一次就好。

药物要起效,在体内就需要维持在“有效浓度“之上。口服药物被身体吸收后,在体内浓度短期会到达一个最高值,然后逐步下降。等接近有效浓度的时候,就该下一次吃药了。

有些药之所以需要一天吃2~3次,主要就是因为代谢快,半衰期短,所以每隔几个小时后就需要再次服用新药增强一下。

而尼拉帕利药物在体内半衰期长达36小时,所以可以一天只服用1次。这比起每天2~3次来说,更方便管理,不容易漏服,确实给患者,尤其是上年纪的患者,使用上带来了很大的优势。

(三)

尼拉帕利还有个有趣的特性是不太容易和其它药物相互干扰。

这点很重要,因为很多癌症患者都需要服用不止一种药物。有时是抗癌本身的组合疗法,有时是抗癌过程中需要对付的并发症,还有时是和癌症完全不相关,但同时存在的健康问题(比如高血糖,高血压等)。

因此,医生给病人开药的时候,不仅要考虑抗癌药的效果,还要需要综合考虑患者吃的所有药物,主要考虑它们之间的相互影响。

药物之所以可能相互干扰,是因为它们进入体内后,需要经过酶的代谢。如果两个药物使用同一个酶,那同时服用就可能相互干扰,如果不做相应调整,甚至可能影响疗效。很多医生之所以不推荐大家在正规治疗期间盲目加入中草药或保健品,也是担心它们会影响已有药物的治疗效果。

对于一个抗癌药物,也是干扰其它药物越少越好,也就是所谓的“药物-药物相互作用(Drug-Drug Interaction,DDI)指数”越低越好。

尼拉帕利和一些别的PARP抑制剂相比,在这方面也有优势。

很多常见的药物,使用的都是细胞色素酶,而不巧的是一些PARP抑制剂也是细胞色素酶,因此它们同时用的时候会需要调整剂量。而尼拉帕利由于化学结构不同,在体内代谢主要用的是羧酸酯酶,这让它能更好地规避和很多常见药物发生相互作用。

这一方面让医生和患者不太需要根据其它药物(比如降压降糖药)调整使用剂量,比较方便;另一方面,也让尼拉帕利特别适合在各种组合疗法中尝试。

(四)

尼拉帕利这样的PARP抑制剂对卵巢癌患者意义重大。

2018年全球范围内有超过30万女性被诊断为卵巢癌。仅在中国,每年就有5万多女性被诊断,2万多人因此而去世。

中国妇科肿瘤治疗一直在进步,尤其是宫颈癌和子宫癌,在过去短短10年,5年生存率持续提高;但卵巢癌却停滞不前,一直徘徊在40%以下。


图片来源:LancetGlob Health. 2018 May;6(5):e555-e567

卵巢癌之所以难治,一个核心原因就是早期没有症状,极难发现和筛查,所以基本一发现就是晚期,疾病已经转移,治疗起来比较困难。这点和“癌中之王”胰腺癌比较像。

手术是卵巢癌初治的主要手段,一开始通常效果是不错的。但卵巢癌最大的问题是容易有残余癌细胞,会导致复发。

咋办呢?

进行手术化疗后的维持治疗,清除残余的癌细胞,尽量降低复发风险。

以往,维持治疗使用的主要是化疗,效果不够理想,由于缺乏更好的药物,患者只能等待和观察。但尼拉帕利为代表的PARP抑制剂获批后,打破了30年的囧境,新药可以明显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并且减少复发次数。


(五)

刚才说了,这次尼拉帕利中国上市申请针对的是卵巢癌,它在美国也主要被批准用于卵巢癌。但是,它未来还有很大扩展的空间,可能帮助其它的肿瘤患者。

理论上,小细胞肺癌,乳腺癌,前列腺癌,输卵管癌等都可能从中获益。事实上,再鼎医药已经牵头在中国开始了尼拉帕利针对小细胞肺癌,及其它肿瘤类型的临床试验。在国际上,它还在乳腺癌,子宫内膜癌等患者中尝试,包括和PD-1免疫疗法联合。


近年来,中国引入欧美创新抗癌药的速度非常惊人。从2016年我的那篇文章算起,短短两年间,尼拉帕利就完成了从美国生物技术公司的新产品,到中国完成三期临床试验,申请上市的过程,这在几年前是难以想象的。

祝福尼拉帕利能早日获批,给中国广大患者带来福音。

致敬生命!

参考文献:

Niraparib Maintenance Therapy inPlatinum-Sensitive, Recurrent Ovarian Cancer. N Engl JMed 2016; 375:2154-2164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