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的《宝贝儿》“鼓励”非法代孕?细数辅助生殖中的那些违法乱象!
2020/12/08
“合法合规”永远是不孕不育患者“圆梦”的基石

12月6日,陈凯歌在综艺节目《演员请就位》中导演的视频作品《宝贝儿》冲上热搜第一。这个作品讲述了一个虚构的有偿代孕的故事,通过围绕代孕展开的矛盾冲突,呈现出一个看似“母爱满满”、“充满温情”的故事。


然而,就是这个“皆大欢喜”的故事,不仅引起人们的热议,甚至引来人民法院报微博发文提醒:别以身试法!实施代孕技术或可构成犯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实施代孕技术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3万元以下罚款,并给予有关责任人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按理来说,在不孕不育的问题越来越普遍的情况下,代孕似乎是一个帮助不孕不育患者圆“家长梦”的解决办法,为何在我国代孕却被列为不合法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先来看看代孕的定义。代孕是指有生育能力的女性(即代孕母亲)借助现代医疗技术(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及其衍生技术),将受精卵植入子宫内,为他人(委托方)完成妊娠、分娩的行为。可以说,代孕本身就是一个涉及技术、伦理、法律等多方面的问题。

代孕的过程需要借助前沿的辅助生殖技术,才能够既保证成功率又保证代孕女性的健康及人身安全,然而在国内“地下”代孕机构屡禁不绝的当下,代孕女性无法得到足够的保障。在这样的情况下,代孕女性的生命健康遭到严重的威胁。

再者,代孕之后,究竟谁才是孩子的母亲一直以来也是争议不休的话题。对于“母亲”这一角色,有的国家规定“分娩者即母亲”,有的地方则承认遗传学上的母亲,而代孕女性则似乎是“契约上的母亲”,在没有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任何契约都有可能是一纸空文。由此带来了伦理上的混乱。

2017年,我国首例由代孕引发监护权纠纷案尘埃落定。一对夫妇通过非法代孕生下异卵双胞胎,丈夫去世后,孩子的祖父母便以代孕的卵子来自他人为由将孩子的“母亲”告上法庭,要求成为孩子的监护人。在这个案件中,法院最终以“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明确监护权归属其“母亲”。由此可见,代孕之后可能会面临诸多法律和伦理上的争议。

另外,当前绝大多数的代孕行为是将女性的生育权利“租借”了出去,一旦代孕真的合法化,物化女性、对底层女性进行生殖剥削的问题将愈演愈烈。2002年,印度宣布商业代孕合法,一大批出身贫寒的女性排着队当代孕妈妈,然后拿着代孕赚来的钱养家,这也导致了很多女婴以及先天残疾的孩子遭到遗弃。于是,后来印度全面禁止了商业代孕行为。


宝贝儿剧照

不仅仅是代孕,在生殖领域,还有一些违背法律和道德伦理的事情同样存在:

利用辅助生殖技术进行性别筛选。时至今日,“重男轻女”的现象仍然十分普遍。与生育女孩儿相比,一些孕龄夫妻仍然希望能够孕育一个男孩儿。然而根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严禁利用超声技术和其他技术手段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严禁非医学需要的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

尽管如此法律明文禁止,一些人在听说三代试管婴儿技术能够筛选性别之后,仍然不顾自身实际情况,点名要做第三代试管婴儿。甚至还有一些机构和企业为了推广其三代试管技术、为了盈利,在明知行为不可取的情况下,将进行性别筛选作为吸引患者的“噱头”

非法买卖卵子、私自采精。在我国,以任何形式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私自采精、采卵都是违法的,轻则遭受行政处罚,重则追究刑事责任。一般而言,取卵和取精都必须在正规机构里进行,尤其是取卵行为,过程十分复杂且会造成创口,稍有不慎就可能损伤膀胱、肠管等脏器,严重者甚至可能造成终身不孕。

2016年,我国不孕不育人数约5000万。不孕不育治疗的刚性患者一般以年轻人为主,有治疗意愿的年龄结构在25-49岁之间,且以30岁以上为主。我们期待辅助生殖技术的进步能够为不孕不育患者带来“圆梦”的希望,但无论如何,“合法合规”永远是不孕不育患者“圆梦”的基石医疗机构应当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开展辅助生殖服务,使用合法合规的产品和技术,不孕不育患者本身同样也应该在相关法律法规允许的条件下寻求帮助

回到影片本身,必须明确的是,影视作品同样不是法外之地,一部好的影片应当尊重法律法规,正确引导大众行为。无论影片再怎么弱化主线,代孕本质上就是违法违规行为,应该遭到禁止,这既是对社会秩序的维护,更是对当事人生命安全及合法权益的保障。

参考资料:

1.有偿代孕?人民法院报:别以身试法!

2.打击违法乱象 规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用

3.卫生部新批2人类精子库 重申禁止买卖精子卵子

4.全国首例因代孕引起的抚养关系纠纷案宣判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